大叔控君君

沉迷BG的小战士,是个川左党
yyscp主萌茨草/酒红/狗雪/荒灯/狐跳/博狼/阎判/荒烟/荒座其余基本BG杂食
有cp洁癖,雷酒茨/gz/荒目/灯刀/夜青/博晴(つД`),拒绝ky从我做起
JCA主食龙蛇,西玉,水月圣莎通吃,占咒all不接受反驳
美冒萌的cp有包蕾,呙巧,藏莲
大护法站罗法,不逆不拆,极雷丹法
凹凸目前沉迷瑞凯,如果有喜欢的cp接着补充´_>`

大佬!!!!!!

失踪人口:

迟到的万圣节贺图🤧

刚刚上课偷偷直播画完了()

【荒灯.同居三十题】
#CP荒川之主x青行灯#
#现代paro#
#ooc慎入#
1.相拥入眠
  夜色逐渐变深,本来喧嚣的都市也逐渐安静下来,当最后一盏路灯熄灭后,城市终于归为寂静。此时夏季的蝉鸣声也显得格外的嘹亮。
  这时一位女子站在公寓的阳台上,皎洁的月光衬托出她白皙的皮肤和银白色的及腰长发,天蓝色的双眸十分的深邃。青行灯一直都喜欢在深夜的时候在阳台欣赏夜晚的都市,尤其是在晴朗无云的夜晚,月光下的城市显得格外的好看。
  “哈啊啊~”青行灯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便准备回去睡觉,此时在屋顶上有一个黑影一直在盯着她。
  “嘭——”一声枪声划破了城市的宁静,青行灯猝不及防地地倒在了地上,痛觉由腰部逐渐蔓延至全身,红色的鲜血在天蓝色的睡衣上显得十分突兀。
  “难道自己就这么死了吗?”青行灯至今都没搞懂自己是怎么倒下去的,也不知道是谁拿着枪杀了自己,意识逐渐模糊后便昏睡过去。
————————————————
  青行灯很快就惊醒了,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抬头望了望墙上的时钟,已经午夜了。她庆幸地觉得这只是个梦而不是现实。青行灯看了看身旁的荒川依旧熟睡着,便舒了一口气,躺在了床上,一直盯着天花板。
  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依旧在卧室里回响着,青行灯尽管很困,但她不想再做像刚才那样的梦了。当她想要起来熬夜写作时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的荒川在看着自己“啊,你醒啦?”青行灯说道,他回答:“吾一直醒着,从汝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时候就把吾吵醒了。”“对不起,我又把你吵醒了。”青行灯对他道歉,话语里满了歉意,荒川很清楚的知道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做恶梦了,之前也有好几次是在凌晨的时候惊醒。
  “灯儿,汝躺在我旁边。”他对她说道,青行灯便躺在他的旁边,荒川伸手把她搂在怀里,青行灯疑惑地看着他“大夏天的你不觉得热么?”“因为这样吾就能在梦中保护汝了。”他回答,青行灯心里暗喜,双手不自觉地环住了荒川之主的脖子“真的吗?你说话可要算数啊。”她笑道,荒川摸着她银白色的长发点了点头,很快俩人就进入梦乡了。
  一夜好梦
  听妖刀姬说最近青行灯的精神很好,荒川就放心了。

  有小伙伴一起来产粮吗!!!!!QWQ

【斯我/一发完/糖】我暗恋着一个人

崇朝其雨:















我来做解释~
(•̀ᴗ•́)首先,追随莉莉的身影——不存在的,教授只是看莉莉身旁的女主
(⃔ *`꒳´ * )⃕↝还有,冲着莉莉笑啊什么的——教授是在跟莉莉问该怎么追女主【当然不会这么直白】【但差不多就这个意思】
(..›ᴗ‹..)然后被莉莉调侃~然后就脸红啊
以上。

冘一只回:

好像是阴阳师日服还是亚服的转换页面……?

从微博上看到的,原po给了原图的下载地址,于是保存啦。

侵删。


书画组岁月静好的柔软日常。

还有在阎魔身前的判官,脸颊像是红了的样子也是很可爱了。

 

超级帅气哇【原地爆炸】

天焰菲尔夫人ngg:

我好喜欢他啊呜呜呜,大概会画一个系列吧
假设……钻石战神的背后是羽翼?

这个教授超好看!

Still they shine:

我不想画深色袍子了我不管我不听就是吹教授,小教授盛世美颜( ー̀εー́ )

【斯莉】 極短篇 (死後世界設定w看了哈八電影的靈感w)

黃金馬瑞:

註:死後設定,老鄧也來了,只是躲教授去了w
    


他,賽佛勒斯·石內卜發誓要是他能英明地未卜先知所謂天堂(或者地獄?他絕不承認像那隻蠢鹿和笨狗有那個福分和資格可以進入天堂,但是在看到莉莉時他還是勉強地使用了天堂這單字…或者是梅林的玩笑?!)是這般情境,他毫無疑問的在抽取記憶時只會讓那隻綠眼小巨怪知道他是第七魂器,而不會一時激動讓他和莉莉的寶貴記憶就這麼該死地被一個波特知曉!並且回頭再給那個腦袋已經被糖分所填滿了的老蜜蜂來個一忘皆空並再加一個阿瓦達——洩憤用!


不過一切悔恨都為時已晚了,他現在根本連以死亡來逃避被知道秘密的尷尬(或是青少年時期的暗戀被發現的害羞?)都辦不到。事實上,他已經,確實、毫無疑問的,死了。


不過好在那個綠眼小巨怪,鄧不利多的黃金男孩,魔法界的救世主,那個看到他秘密的波特不在,因為那某個甜食控老蜜蜂瞞著自己給了小巨怪三聖物之一的回魂石,他不需馬上面對那樣令人毛骨悚然的局面?!


天殺的梅林!就算少了那隻巨怪還有一隻蜜蜂!而且當年無知、衝動的自己竟然還為了博得鄧不利多的信任讓他對自己攝魂取念,並且在他面前狼狽的哭了!


這樣的談資怎麼可能會被那個惡劣的老頭忘記?!在這麼葛萊分多的場子!


梅林啊!就算是回去地窖給頭腦比赫夫帕夫還不如的隆巴頓單獨魔藥教學,防備著坩鍋不定時爆炸也比現在好多了!!!


以上是石內卜在死後世界面對劫盜三人組、莉莉和滿桌的"甜食"(即使是用滿是芨芨草的腦袋想也知道那些甜食的主人是誰)時的內心運動。


「喔!不是說禍害遺千年嗎?!你怎麼會在這?!鼻涕卜!」


「該死的你這個對莉莉賊心不死的噁心蝙蝠怎麼來了?!」


毫無意外的,最先打破尷尬局面的是那對蠢狗鹿組合。


「我知道阿尼瑪格斯的獸性會一定程度的影響你們人類的…理智,但是我沒有想到“雄”鹿的獸性也是像狗一樣的狂吠。詹姆·波特?」可以強調了雄鹿的雄字,他可不想讓自己和莉莉的牝鹿跟那兩隻蠢貨劃為一類。


「果然就算死了你依舊還是個陰沈的油膩老蝙蝠!喔!差點忘了,你的護法,該死的!怎麼可以和莉莉…」


「詹姆!」莉莉打斷詹姆神經質的碎語


「別站著了,賽佛勒斯,過來坐坐吧!我想我們還是朋友吧!」時隔多年,莉莉再度對石內卜伸出了友誼的手,指著她身旁的位子。雖然臉龐多了時間的痕跡,但碧綠的眼睛依舊清亮如當年打人柳下的小女孩,讓石內卜失神了半晌。


「Alw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