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控君君

沉迷BG的小战士,是个川左党
yyscp主萌茨草/酒红/狗雪/荒灯/狐跳/博狼/阎判/鹿椒/般刀/连桃/夜花/荒烟/荒座其余基本BG杂食
有cp洁癖,雷酒茨/gz/荒目/灯刀/夜青/博晴(つД`),拒绝ky从我做起
JCA主食龙蛇,西玉,水月圣莎通吃,占咒all不接受反驳
美冒萌的cp有包蕾,呙巧,藏莲
大护法站罗法,不逆不拆,极雷丹法

超级帅气哇【原地爆炸】

天焰菲尔夫人ngg:

我好喜欢他啊呜呜呜,大概会画一个系列吧
假设……钻石战神的背后是羽翼?

这个教授超好看!

Still they shine:

我不想画深色袍子了我不管我不听就是吹教授,小教授盛世美颜( ー̀εー́ )

【斯莉】 極短篇 (死後世界設定w看了哈八電影的靈感w)

黃金馬瑞:

註:死後設定,老鄧也來了,只是躲教授去了w
    


他,賽佛勒斯·石內卜發誓要是他能英明地未卜先知所謂天堂(或者地獄?他絕不承認像那隻蠢鹿和笨狗有那個福分和資格可以進入天堂,但是在看到莉莉時他還是勉強地使用了天堂這單字…或者是梅林的玩笑?!)是這般情境,他毫無疑問的在抽取記憶時只會讓那隻綠眼小巨怪知道他是第七魂器,而不會一時激動讓他和莉莉的寶貴記憶就這麼該死地被一個波特知曉!並且回頭再給那個腦袋已經被糖分所填滿了的老蜜蜂來個一忘皆空並再加一個阿瓦達——洩憤用!


不過一切悔恨都為時已晚了,他現在根本連以死亡來逃避被知道秘密的尷尬(或是青少年時期的暗戀被發現的害羞?)都辦不到。事實上,他已經,確實、毫無疑問的,死了。


不過好在那個綠眼小巨怪,鄧不利多的黃金男孩,魔法界的救世主,那個看到他秘密的波特不在,因為那某個甜食控老蜜蜂瞞著自己給了小巨怪三聖物之一的回魂石,他不需馬上面對那樣令人毛骨悚然的局面?!


天殺的梅林!就算少了那隻巨怪還有一隻蜜蜂!而且當年無知、衝動的自己竟然還為了博得鄧不利多的信任讓他對自己攝魂取念,並且在他面前狼狽的哭了!


這樣的談資怎麼可能會被那個惡劣的老頭忘記?!在這麼葛萊分多的場子!


梅林啊!就算是回去地窖給頭腦比赫夫帕夫還不如的隆巴頓單獨魔藥教學,防備著坩鍋不定時爆炸也比現在好多了!!!


以上是石內卜在死後世界面對劫盜三人組、莉莉和滿桌的"甜食"(即使是用滿是芨芨草的腦袋想也知道那些甜食的主人是誰)時的內心運動。


「喔!不是說禍害遺千年嗎?!你怎麼會在這?!鼻涕卜!」


「該死的你這個對莉莉賊心不死的噁心蝙蝠怎麼來了?!」


毫無意外的,最先打破尷尬局面的是那對蠢狗鹿組合。


「我知道阿尼瑪格斯的獸性會一定程度的影響你們人類的…理智,但是我沒有想到“雄”鹿的獸性也是像狗一樣的狂吠。詹姆·波特?」可以強調了雄鹿的雄字,他可不想讓自己和莉莉的牝鹿跟那兩隻蠢貨劃為一類。


「果然就算死了你依舊還是個陰沈的油膩老蝙蝠!喔!差點忘了,你的護法,該死的!怎麼可以和莉莉…」


「詹姆!」莉莉打斷詹姆神經質的碎語


「別站著了,賽佛勒斯,過來坐坐吧!我想我們還是朋友吧!」時隔多年,莉莉再度對石內卜伸出了友誼的手,指著她身旁的位子。雖然臉龐多了時間的痕跡,但碧綠的眼睛依舊清亮如當年打人柳下的小女孩,讓石內卜失神了半晌。


「Always.」

杂谈同人圈西皮拉踩现象

的确是这样

急需睡眠:

非常高兴的是我对痴汉这种性格十分反感,当喜欢的人被叫成xx痴汉的时候我有一种恨不得踹烂屏幕,特地顺着网线过去往对方脸上砸个八拳十拳的冲动。


反正我的想法就是,把我喜欢的人OOC这样你看我不把你家祖坟给你刨了




nichoLee:






※纯属个人观点,毋需对号入座,感谢甜甜的建议与润色 @Laceration 



 



拉踩现象并不仅仅只是下面即将提到的,它实在过于宽泛难以概括周全,不过选了最极端的例子说明,望周知。



 



 



让我们先来做一道完形填空。



 



请想一对你最近站的西皮AB,将A和B代入以下这段话里。



 



A是B的痴汉,A喜欢偷窥B洗澡,喜欢在脑袋里和B做色色的事情,最后由于压抑不住,A强圌奸了B。



 



没想到,B竟然喜欢A,于是他们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



 



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太对?



 



可要是作者太太把A内心的纠结与冲动以及B的软弱与美丽描写得非常深刻并且淋漓尽致,你是不是会觉得病病的很带感,由此喜欢上这个故事也并不是不可能的对吧?



 



那么好,现在我们来把攻受角色对调一下,依旧是同样的剧情,你是什么感受?



 



是不是像是踩了天雷般痛苦?



 



对西皮两方的偏重,鲜少有人能做到完全平等的50%与50%,包括我自己。



 



有人喜欢自己偏爱的角色作攻方,有人则相反,我想后者占更大比例。



 



为此产出或是阅读时难免会厚此薄彼,这也未尝不可理解,但有一点请时刻牢记:两个角色是平等的,没有高低优劣之分。



 



临时起意写这篇杂谈完全是令我有感而发的事情接二连三,不说其他,就说说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



 



也是最近,我拒绝再产出一对西皮CD。



 



我偏爱的角色被这个圈子几乎所有的文手与画手打造成了痴汉、变态,什么样恶心的梗都拿来套,而我也清楚自己可能是这个圈子里唯一苏C的文手。



 



关系好的写手向我委婉承认过,她只苏D,对其他角色无感,但D的其他西皮又吃不下,只能写CD。



 



这或许可以由小及大地呈现此圈的常态,从相关西皮群里的聊天记录也可窥探一二。



 



既然如此,又何必把心头好配给你认为的如此不堪的人呢?



 



要是交换一下立场,把D写成痴汉变态,你觉得如何?



 



 



从初中伊始接触同人的概念至今十年有余,相信很多人也是受了11区,尤其是二次元的影响。



日本的同人产业非常成熟与发达,我本身是日语专业也在那儿留过学,他们在业界值得肯定以及借鉴的东西很多,但糟粕也并不是没有。







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也是我在这儿想着重讲的,就是痴汉。







不知道各位站的西皮是否有过类似于痴汉或是斯托卡的梗;也不清楚若是有,进行痴汉的那方是否绝大多数比例都是攻方。







不带任何玩笑性质地说一句,痴汉是犯罪,是一个人心理扭曲变态的表现。







也许很多人会把这句当玩笑,就像“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一样,警示语失去了原本该有的威慑力,成了句笑话。








我们再来代入下,你站的西皮AB,A是B的痴汉,无时不刻不在偷窥和斯托卡B,偷拍他,非法潜入他的家里等等等等。







也许你会对这个设定感到兴奋,我试想你可能更偏爱B,或者说你可能对A毫无感情,把他换成CDE都没有关系,只要有人来污你的B就行。







那么我想问你说你是真心喜欢这对西皮还是只喜欢B?







试问有人把你的B描述成这样的人,你感受如何?







大概有些人忘记了萌西皮的初心,西皮双方的互动与化学反应才是吸引人之处,而不是纯粹的为了带感,追求刺激。







请不要肆意对待角色,他从来不是痴汉,不是强圌奸犯,不是色圌情狂。







要是你偏爱的角色被扭曲成如此,你会觉得好受么?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确实我们都提倡创作自由,可同人本身是戴着镣铐起舞,那些角色原本就不属于我们。







说得好听一些是用爱来为角色打造新的故事,说的不好听一些就是在角色身上发圌泄欲圌望。







哪一种都是你自己的自由,不过牵扯到在公共平台上传播的时候,吸引来的不光是爱着你本命角色的人,还有爱着另一位角色的人,这种轻慢和滥用角色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







圈子的风气都往拉踩的方向偏移之后便很难回到正轨了,它就像个无药可救的传染病:被踩的那方粉不言而喻,原作向的另一方粉也会进入无文可看的困境,圈子人员流失是迟早的事。







真心想要长久的繁荣,那么请认真对待这两个不属于我们的角色。







作者拥有创作的自由,粉丝也拥有抗议的权利。话语权的不对等导致抗议和愤怒很难直接传入作者耳中,而是在仇恨中发酵,成为积怨的一部分。



 




囤积发酵的恨意指不定就会让圈子分崩离析。







一句话,你不在意,大有人在意。




以上



2017.3.8





真理啊

Teemo—:

真理!!!!

GJ—E叔我舔你一辈子:

这个厉害了哈哈哈哈哈哈真理啊

叶未改yo!:

简直真理!!!!!!

三尺冰:

就!是!这!样!

綰絃:

没错…

慧子_想吃莱花拉郎:

这个真的是非常有道理了

九月缟素焚:

这个……很有道理啊……

江潮:

对于言之有物的评论,是这样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梗(1)

码住

雪轻:

花蛊


发作期:半年


下蛊者条件:深爱被下蛊者一年及以上


下蛊者代价:半年中每晚子时承受母蛊移动的疼痛(半年之后移动到心脏位置)


被下蛊者:半年内受子蛊影响留在下蛊者身边


解蛊条件:1.被下蛊者爱上下蛊者 2.下蛊者放弃爱被下蛊者并找到属于自己的花食用【如果对应的是毒花(毒花代表用情至深,但醒悟不想再强迫被下蛊者)  依然会死】 3.下蛊者移情别恋


没能解蛊下场:1.下蛊者死亡2.被下蛊者强制观看下蛊者死亡过程3.被下蛊者忘记下蛊者


下蛊者死亡过程:


半年时间一到,母蛊从下蛊者心脏中爬出。母蛊死亡并幻化成花,吸尽血液并不断快速繁殖,第二天黎明破晓之时花朵齐开,肉身全无,只剩下白骨(绚烂的死亡过程,死得很美)


下蛊者在一天的死亡过渡期间,看不见,动不了也不能说话,可以感受到花朵繁殖造成的巨大疼痛(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被下蛊者在母蛊死亡的时候便会解蛊,但不管到哪里,只要说出或者想到了被下蛊者的名字,就会在睡梦中看到下蛊者死亡的那一天,醒来之后,忘记下蛊者的一切


  (题外话  希望有人画这个梗啦  占tag致歉)

虫正直:

更新
顺便这边,建了个同好群,以便产粮屯粮搞接龙之类的活动,群号复制在评论,p2也是群截图,欢迎大家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