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控君君

沉迷BG的小战士,是个川左党
yyscp主萌茨草/酒红/狗雪/荒灯/狐跳/博狼/阎判/鹿椒/般刀/连桃/夜花/荒烟/荒座其余基本BG杂食
有cp洁癖,雷酒茨/gz/荒目/灯刀/夜青/博晴(つД`),拒绝ky从我做起
JCA主食龙蛇,西玉,水月圣莎通吃,占咒all不接受反驳
美冒萌的cp有包蕾,呙巧,藏莲
大护法站罗法,不逆不拆,极雷丹法

吞狗川的欢乐槽会(一发完)

刀贩子:

【OOC注意】


【占tag抱歉】


【语死早,伤眼抱歉】


【含有略不友善的吐槽抱歉】


【含有“身后事”篇的部分剧情】


【含有一句话酒红,狗雪,茨草和狐跳】


下午三时,阳光不再似正午时灼烈,隐隐有了盛势不再的意思。隆冬三月,不少式神借着正午的阳光到庭院里来贪些温暖,待一点一过便散去了。这时还留在院子里的只有荒川。荒川河年年封冻,川主习惯了严寒,便不觉得这平安京的冬天如何难熬,只觉得下午阳光晒着温暖惬意。他盘腿坐在樱花树下,阳光透过枝丫落在他脸上发上。他半阖着眼睛,却一丝睡意也无。
相反的,他心里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似乎是从他不小心看见寮主落在门外的一本册子后,就开始了。
说起寮主,荒川展开折扇遮住半张脸,心下算着时间。寮主这时候也该回来了。
木门开启,娇小的寮主如往日一般活泼。
“荒!到了!过来呀,” 她回头喊着。
荒川心下诧异,寮主何时这样称呼过他。只是诧异归诧异,他还是恭恭敬敬到她面前行礼。
“欢迎回家,寮主大人。”
“嗯嗯,好...”
寮主说到一半才回过神来,看向荒川。
“啊,我不是跟你说话啦。是他。”
寮主带着弹跳的劲儿转过身,跑去扯着一个陌生式神的袖子。
“他叫荒哦,怎么样,帅气吧。”她笑着,眼里高兴的像是有星光闪烁。
荒川抿了抿唇,拿起扇子遮住了半边脸。他在这寮里和雪女三尾狐是同辈,跟的她时间很长。寮主很难得这样高兴。他默默点了点头,退回樱花树下坐下,再没言语。
寮主领着荒越走越远,往主屋去了。她的笑容在这冬日里明媚的如一缕春光,潋滟而美好。
荒川喜欢看她笑,这回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郁结的喘不上气。他不明白。或许是因为荒川水封冻起来了吧,每年冰封都会对他的身体有些影响的。他想起酒吞常说的,他们果真是老了。老了就是毛病多。
好冷啊。他突然打了个寒颤。阳光依然照在院子里,但似乎不起什么作用了。他慢悠悠的站起来,将折扇别在腰间。地上雪积的有脚踝深,他避开寮主的脚印往房间走。没走几步,就听见有人喊他。
“老鱼!”
是酒吞。他穿着红绿相间的厚棉袄,配着一张俊脸,别提多别扭了。荒川刚想笑,却反应过来自己身上穿了件一模一样的。好个大天狗,说什么樱花祭礼物,不是看在同寮情分上早打他一顿了。
“嗯,酒鬼啊。你不是怕冷吗,怎么出来了。”
酒吞拎着酒葫芦走过来。
“我看你老半天了,一脸不高兴的。也是奇了怪了,狗子最近也不怎么高兴。得了,来我这喝酒吧,狗子已经坐下了。不管你俩什么毛病,酒治百病,喝两杯就好了。”
荒川点点头,随他去了。

酒吞屋里炉子烧的旺,一进屋暖气扑面而来。荒川一口气没喘上来,呛的直咳嗽。大天狗也穿着红绿花袄,坐在被炉里,翅膀耷拉着,显得很没精神。
酒吞搬了几坛浆子,豪气的摆在桌上。
“来来来,对坛吹吧。这可是大爷我亲手酿的酒,也就你们喝的着了。”
大天狗嗯了一声,开了坛就灌。酒吞看他爽快,心里高兴,也兀自喝了。荒川眯着眼睛,觉得大天狗不对劲。他平时不是满口大义,无论什么事都打不垮他的吗,今天是遇上什么了,变成这副半死不活的德行。
“大天狗,我觉得我们得谈谈。”
大天狗怔了一下,放下酒坛。在他印象里,荒川已经多年没叫过他大名了。
“怎么?”
“我看你半死不活,有点在意。”
酒吞闻言也放下酒坛。
“我也正奇怪呢。”
大天狗从包里拽出一盒和菓子,扔一颗进嘴里嚼吧嚼吧。
好啊你个大狗子,荒川心里想着,怪不得我每次做了点心总会少,原来是喂了你了。
“也没什么,就是郁闷嘛。”
他端起酒坛子,又灌了一口。
“前两天我捡到一本本子,里面画了些奇奇怪怪的图,我看不懂。为了大义我怎么能不求甚解呢,于是就去问了隔壁见闻广博的青行灯。”
酒吞点点头,不管荒川杀人般的目光,也抓起一枚团子吞下。
“扯上青行灯准没好事,本大爷清楚得很。想当年大爷我追红叶的时候,青行灯她就...”
“闭嘴,我的大义还没有讲完。”狗子就着酒又开始嚼吧嚼吧。荒川往被炉里缩了缩。
“听她讲完,我如遭雷劈啊。没想到画这本子的人心理竟如此奇怪,我真想代表大义消灭她。”
荒川来了兴趣。
“哟,怎么了,还有你大狗子思想更奇怪的人?”
酒吞咂咂嘴,一脸看好戏的模样。荒川看他一脸坏笑,猜着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那里面画的是我和妖狐,还有茨木,还有...”大天狗顿了顿,指着荒川,“还有你。”
川主酒呛在喉咙里,脸都憋紫了。酒吞躺在地上哈哈大笑,过了一两分钟才爬起来。
“哎呀,有意思,你继续说。”
真是看戏不怕台高。
“看完那些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毛脱的都比以前频繁。没了羽毛,我还如何行使大义?”
荒川缓过劲来,嗤笑一声。
“狗子也怕秃啦。酒鬼,我们老年人集团要欢迎新成员了”
“去去去,说了我的大义还没讲完呢。”
狗子瞪他俩一眼,继续说道:“我将那本子放回原处的时候,瞧见了另一本。”
“然后你就看了?”酒吞对着大天狗笑眯眯。
“其实你也看了。”荒川对着酒吞笑眯眯。
“我们都中招了。”大天狗捂着脸哭唧唧。
酒吞一口气喝干了一坛酒,抹了抹嘴。
“来,难兄难弟啊,讲讲你看完作何感想吧。我倒是没看见画本,但文本看见了。全是关于我和...的奇怪故事。”
荒川抽出折扇遮住脸。“我也没见着画本,文本吗...和酒鬼一样,全是关于自己和其他什么男式神的...”
狗子脸都气的扭曲了。
“那凭什么我要遭这图文并茂的罪啊?!这不大义,这很不大义!我和雪女很有意见!”
“大爷我和红叶也很有...”看见荒川酸溜溜的目光,鬼王憋着笑改了口,“欸狗子,咱要关爱单身老鱼。不过老鱼,你在本子里不是有丈夫有媳妇的吗,怎么不高兴呢。”
荒川开了坛新酒,龇牙咧嘴。
“汝高兴个球,没看见吾辈被写成了什么样啊。就拿吾和那个人气颇高的风神来说吧,篇篇吾都是蛮不讲理,生性刻薄无情。还有的说吾发水弄瞎了他一只眼,或者干脆把吾写成个陈年醋缸子。”
酒吞笑成了猫嘴。
“果然是急眼了,吾都冒出来了。老鱼,要与时俱进,自称要改。不过...”鬼王脸一沉,“我家媳妇经常和我讲些这种东西,你那种形象以阴阳师的话来讲,似乎叫醋王霸道总裁。”
大天狗吃完了一盒甜点,摸摸肚子。
“话说回来,单身一辈子的老鱼,你知道吃醋是什么吗。”
荒川心一横,拔下大天狗一根羽毛,疼得他哇的一声跳起来,差点打翻桌子。
“老鱼你干嘛!”
“我打你啊。”
“哟狗子,差点打翻老子的酒,也是皮痒痒。不过老鱼已经打了你了,我嘛,就看在你们心情不好深受本本之扰的份上,也说说我的遭遇让你们乐呵乐呵。”
说罢,鬼王装模作样的清清嗓子。
“我嘛,因为长的帅,有是鬼王,有钱有势,想和我在一起的式神就海了去了。”
不知道是谁追媳妇追的哭天抢地借酒消愁的,大天狗腹诽。
“我那本本子里,一半都是我和茨木。我嘛,被写的心狠又不讲情分,冷的跟这冬天似的。不少写着我对茨木怎么怎么不好,说我心里啥都没有。笑话,我心里满满的都是红叶,我追她的时候,啧啧,那么热情,怎么就落得一个凉薄的名声了。还有,我怎么可能对茨木不好,丫是我的大将,又不傻,我对他不好他能服我嘛。话说回来,我那种形象,应该叫什么...渣男。”
炉火低了下去,大天狗喂了那火苗几根木柴。
“听你们说的,似乎你们的形象虽然让人无法接受,但已经固定了下来。我的本本里啊,我的形象似乎变化很大。比如,和妖狐在一起时,文里的我似乎智商都低了。”
“你智商本来就不高。”酒吞荒川异口同声。
大天狗没理他们,继续讲道:‘’我不让人看他,不让人欺负他,他说一句话就跟圣旨似的,又宠又爱又甜言蜜语,为搏他一笑动不动出手伤人...这哪里像我了,我一心向着大义,紧紧跟随着雪女的步伐,奔向大义!咳咳,扯偏了。”
他喝一口酒润润嗓子,继续说。
“还有写我和茨木在一起的,那时候文里的我...性格别别扭扭口是心非,看着我烦躁的很。哎呀,我那本本里配对杂七杂八的,把我当万金油样用。搞得好像我谁都能上一样。那本子里的我和我唯一相符的应该只有我帅气的脸了。”
荒川吃掉从大天狗盒子里抢救下的唯一一个菓子。
“还有神奇的品味。哎,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心疼你。当然也心疼妖狐和茨木。一个喜欢未成年少女每天被姑姑盯梢,一个喜欢萤草...不知道在这些异想天开的故事里怎么这么惨,和你配在一起了。”
大天狗无视了荒川大部分话。
“你心疼我是应该的,你是不知道我看见文里面描写我和他们做一些我只跟雪女做的事的时候有多胃疼。我毛都快被气的掉光了,帚神那哀怨的眼神还历历在目呢。”
酒吞哈哈大笑起来。
“哦,原来你和我一样介意啊。刚看完那邪恶的本子...本大爷都不知道怎么面对红叶了。虽然老子永远不会做这些事,但是莫名其妙的觉得对不起她。然而...”鬼王挑起眉骨。
“老鱼,你应该没那么大反应。毕竟,你还在和右手过日子呢。”
荒川喝干一坛酒,重重放下坛子。
“我呸。我宁愿这样一辈子也不要...太可怕了。但是,我可是比你们幸运。单身老鱼也有翻身的一天。”
“怎么?”大天狗撑着头饶有兴致。
“我在阴阳师中人气向来低迷。现在平安京来了个新式神,能打八下,名字与我的颇为相像,长相嘛,和狗子一般俊朗。我想着,所有带荒字的配对都可以换人了,真是天大的好事。还是老年人安静的生活适合我啊。”
鬼王拍案而起。
“哎哟,不公平啊。为什么没个什么吞佛童子之类的来替代我啊!老鱼你这回真是...不羡慕不行啊。”
“我倒是有点担心。”大天狗低下头喃喃,“听你这么说,他又厉害,长得又帅,难不成又要和在阴阳师臆想世界里的我凑一对啊。”
酒吞严肃起来。
“狗子你还是年轻。他又厉害,长得又帅,一定会被重点培养。荒川和我闲下来很久了倒是不怕,倒是你,要小心啊。”
大天狗摆摆手。
“不怕,寮主如此宠信我,不会有事的。”
一时间没有谁说话,只听见炭盆噼啪。屋外,似乎渐渐热闹起来。
三人起身,推门出去。

庭院里聚满了式神。寮主站在圈子中间,身边站着一个穿红黑袍子带着条龙的陌生式神。
“是他吗?”酒吞低声问。
荒川点了点头,展开折扇遮住脸。
大天狗翅膀轻轻扇动,手在袖子里握成拳头。
寮主眼里依旧有着闪耀的星光,显然兴奋的不行。
‘’这里是荒,大家新的同伴,要好好对他哦!”
式神间像炸开了锅,窃窃私语着,只是没人上去问候那个荒。荒也不甚在乎,冷着脸就那么看着。
“那个臭屁的态度,看着怎么那么想你呢。”大天狗嘲弄的对荒川笑笑。
“不要觉得我和他名字像就一定要扯上什么关系好吗。你这思维,和那些写本子的阴阳师有什么区别。上进点,想想你的大义吧。”荒川怼回去。
“哎呀,忘了说了,他只要有鬼火,最多能打八下呢!可以放倒对面血最多的那个呢!”
突然间,只听一阵嚎啕大哭。座敷童子抱着姑获鸟,哭得像是天塌下来了。姑姑用双翅膀环住面无血色的座敷,悄声哄着。
寮主一时间有些尴尬,但不一会儿那股子兴奋劲儿又回来了。
“大狗子你过来一下呀。”她甜甜的唤着,招了招手。
她在狗子耳边说了什么,突然间他双翼上黑羽炸起。他沉着一张脸回到二妖身边。
“怎么了?”荒川将手搭在他肩上。
“她叫我收拾房间。她让我把我主楼正中的房间让给他。”
酒吞默默无语,只能拍拍他的脊背。
“我错了。之前为了看的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生气难过,不曾想,现实更加不堪。”
大天狗的翅膀垂了下来。
“你也不要心灰意冷。事情总是有转机的。”酒吞从腰间摸出酒葫芦递给大天狗。“来,喝一口吧。”
他接过酒葫芦。“我也为老鱼难过。他本来不高的人气怕是又要被削,而且...连名字也...”
“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呢。”荒川平板的回答。
他其实心里清楚,他还是介意的。他从看见那个新式神走进来,心里不对劲的时候就明白了,他其实很介意。为什么他说不清楚,但就是心里闷的难受。什么荒川冰封,都是自己骗自己的。那种堵了棉花似的憋屈,连这隆冬的寒气都祛除不了。
“啊,还有还有,明天我还要接一个新同伴回来哦,大家好好期待着吧!”寮主动听的声音此时显得分外刺耳。
太阳低了下去,院子里越来越冷。寮主又说了几句就走了,式神们也散去了。昏黄的暮光洒满庭院,本应该是暖暖的黄色却因为天边夕阳殷红如血而显得异常萧索。院子里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了。

翌日,酒吞醒来。清晨惨白的天上有一片浓艳的火烧云,好似被撕了一个鲜血淋漓的大口子。他穿好衣裳,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平日这个时候荒川早醒了,现在应该坐在樱花树下。酒吞走过去,却没见到他。外面天冷,酒吞很快便回去了。
房门上钉了一封信。
鬼王拆开一看,忙叫来大天狗。
信上书:
致吾友大天狗与酒吞童子:
吾将远行。夜半寮主到访,命吾即刻启行,但因尚有二三心事未了,特留此信,求二位代为达成。时间仓促,言辞不妥之处请莫怪罪。
今将远行,吾极不舍。只是寮主急欲接回另一新妖,吾天数已尽,只得说些肺腑之言,将后事相托。
且记初到寮中之时,身边无人,寮主尚且青涩。寮主天资聪颖,又勤学苦练,便步步高升了,吾亦有幸承蒙关照,达到力量之巅。时过境迁,君等到来,吾能得二位友谊,只觉得三生有幸。
式神来去,不乏有大能耐者讨得寮主欢心,将吾替下。此后虽少见得寮主之面,但吾乐得清闲,倒也无妨。见二位地位尚且稳固,吾心甚安,吾心甚喜。
吾资历最久,奈何出阵次数寥寥,并未积攒任何珍宝。囊中之物寒碜,却还望留下些许,免些遗憾。
吾来之时,收寮主一百勾玉。勾玉置于床头柜中,二位请各接一半。数目虽小,还无嫌弃。吾历练之时修得六枚妖核,二位亦请收下,噬之可增气力。
吾之蓝袍靴冠,请赠海僧。吾知坊主修得俊俏人身,却无厚礼以相贺。心思吾之锦袍入水不湿,适其水性,便托二位相赠以示心意。
尚有珍珠黑白各一壶,分赠与二位夫人。雪女喜白,红叶喜黑,如此正好。
吾之新衣,可售于市。换得银两,替吾多谢帚神。
吾六块御魂之宝锁在箱中,开吾房门便见得。请二位将其还于寮主。
吾自知言多,然再难以克制,吾之唠叨言语还请二位忍耐。
虽从未言明,但二位于吾乃是生死之交,最为情投意合之挚友。吾心中,最珍重的即是二位。平日甚觉此话矫情,君等亦不喜如此话语,然今日不言便再无来日,此话不出吾心有憾。
听闻吾同族进来气力倍增,召唤黑水大鱼刚劲猛健。先前吾族力量被贬孱弱,今来骤强,又被白眼以待。吾哀吾族不幸。
吾最为不舍的还是椒图。吾于川畔寻得椒图,怜其不幸,又喜其性情,便收为义妹。椒图性怯,难开心扉,如今认吾为兄,如此信任于吾,吾怎舍得…其主曾弃之,吾今身死,亦算弃之,实在不知如何补偿。吾不能伴其左右,心中不甘之极,而今生死相隔,无可奈何。思来想去,椒图好女,需一人相护。二位若察觉吾妹有情投意之妖,必定帮忙促成婚事。在此之前,求二位代为照顾。
寮主晨归之时,定带回另一新妖。似是一竹妖,与辉夜姬颇有渊源。
不曾想暮时尚在把酒言欢,夕时便别离。
吾此行不还,魂魄已散。请君勿念。
荒川之主上。


------------------------------END-------------------------------


【请尽情拍砖吐槽!谢谢~】

评论

热度(70)

  1. 大叔控君君刀贩子 转载了此文字